青藏高原“口哨王”

美丽的青藏高原令人神往,而青藏铁路公安局西宁公安处民警刘赞成的一手“口哨”绝活,更为高原增添了一分神秘色彩。
如不亲耳去听,谁能相信这位身材中等,憨厚朴实,说起话来像打机关枪,充满浓郁高原雄风味,在粗旷大方中略带腼腆的小伙子,能用一个手指在嘴里吹奏出音色圆润、婉转悠扬、使人荡气回肠的乐曲?1998年8月,在西宁铁路分局为4名来自加纳和科特迪瓦外宾举办的文艺晚会上,刘赞成一曲《少年壮志不言愁》的口哨独奏,倾到了全场观众,把晚会推到了高潮。当外宾通过翻译得知这美妙的乐曲竟是用嘴含着指头吹奏出来的时,惊得目瞪口呆,竖起大拇指连呼“OK”。
刘赞成出生在甘肃西和县的一个贫困山区,陇南钟灵毓秀的山水养育了他淳朴执著的性格,尤其是每到春夏之季,繁花遍野,绿树成荫的山村,百鸟悠扬婉转的欢唱,常引起他无限的遐想。慢慢地,他从9岁起就跟大哥学打“口哨”。吹笛子的他开始“拜”鸟为师,学起了“鸟叫”,经过长时间练习,他模仿的“鸟叫”,渐渐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有时鸟儿们听了还会驻足枝头跟他和鸣,像是在同他比赛。每年夏季,当小鸟出巢,农村喜爱养鸟的人,都把鸟笼挂在他上学的沿途树上,跟着他“校音学口”,尽然成了名副其实的“鸟师傅”。同时他的鸟叫也成为学生起床上学的惟一“钟表”(学校太远,要半夜起床)。
1981年秋,一身国防绿把他带到位于青藏高原的青海海西州德令哈农场成为一名军人,严格艰苦的军营生活,磨练出他一股持久的钻劲。在站岗放哨等工作之余,他迷恋的依旧是自己心爱的“口哨”。练兵场上,茫茫戈壁,莽莽草原,皑皑雪山,不分春夏,无论秋冬,总回荡着他那悠扬的哨音,表达着他的执著追求。渐渐地,他已不满足仅限于单调的“鸟叫”式吹奏,他常想,要是能吹出完整而优美的乐曲,那该多好啊!于是,他就开始琢磨自己的手指头,先从拇指与其他4个指头轮流发音,逐渐地他便摸出了门道,即手指越粗,发音越低,音区越窄,指头越细,发音越高,还易于音区的选择变化,那么用小指就有可能吹奏出乐曲。
可是,练习口哨时哨音高,气流大,穿透力强,容易影响他人的工作和休息。经过观察,他发现部队放菜的菜窖是个练口哨的好地方。他每天早晨四点半起床,穿着棉衣,手提自制的煤油灯,走进菜窑,一边练口哨,一边用笛子较音,痴醉在自己的音乐王国里。每到冬季,蔬菜腐烂发臭严重缺养,曾两次昏倒在地窑,后被炊事员运菜时发现才幸免于难,全连战士为他追求艺术的精神,无不流下了感动的热泪。刚开始,他的手总是不听使唤,而且嘴和牙齿很难配合在一起。为了固定手型,晚上睡觉时,他用线将手指绑起来,次日解开继续练习,手指常被勒出一道道血痕,经牙咬出的血泡有时会血肉模糊,就连嘴唇也常常被强大的气流吹裂,疼痛难忍,但这一切从未使他打过退堂鼓。终于,克服了重重困难,《小草》、《大海啊故乡》等口哨乐曲第一次从他嘴中飘出。
刘赞成的口哨,严格地讲应称指箫,它是将手指弯曲放进嘴里,通过气流振动,发出美妙动人的声音。演奏口哨具有一定的难度,比如音高、音准都不容易掌握,演奏时音域小局限性大。刘赞成在掌握了笛子、长号、萨克斯等多种乐器演奏技巧的同时,加强了对口哨音节的练习,使手、唇、齿、舌的配合更加嫡熟,从而提高了音调的准确性,达到了只要有乐曲,即使是别人哼唱的曲调,他都能准确吹奏出的地步。在熟练地掌握了口哨吹奏的技巧后,他还将笛子演奏中的吐音、花舌、运气等技巧运用到口哨中,更加丰富了口哨的演奏技巧。经过两年多的刻苦练习,他使口哨的音域从原来的一个八度提高到两个半八度,逐渐地,音色优美、圆润婉转、宽广豪放成了他口哨演奏的独特风格;有着其他乐器无法媳美的独到之处。
1984年3月,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武警青海总队文工团,这对酷爱音乐的他来说如虎添翼。他多想把口哨搬上舞台演奏,但在更多人眼目中看为是“流里流气”人嗜好的小玩艺,永远不能登上大雅之堂。1986年7月,青海省团委书记张裔炯(现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率领青海省二十多家单位组成的慰问团赴青海西部重点工程慰问冷湖石油工人,当工人们的情绪推向高潮时却节目没有了,这时张书记急中生智,说“小刘,你不是在车上常吹口哨吧,赶紧上场,”救场如救火。他奋勇登台演奏了口哨《迟到》和《我的心上人》,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几次谢幕都被热情的观众用掌声留住,热烈的掌声激励他更坚定了自己的选择。1990年7月,全国举办武警部队文艺汇演,他的口哨和笛子独奏被认为是小玩艺不够参加全国大赛资格拒于门外,为此他无奈地偷偷痛哭过多次。临赛前五天,总队长王广仁审查参赛节目后突然决定:“他的口哨是绝活,笛子独奏也不错,应当参加总部的比赛”。比赛中,他的口哨独奏《打靶归来》获表演二等奖,创作并表演的笛子独奏《警营之春》获三等奖。90年,他的口哨独奏被武警总部选为进京演出的重要节目之一,国庆节在中国大剧院给国家领导人及全军三总部领导进行了演出,受到了领导的一致好评。令他终生难忘的是,1994年10月7日晚,在新建的国安剧院他参加了全国武警总部组织的给党和国家领导人汇报演出。他用口哨表演的《一只鸟仔》,充分把鸟儿婉转悠扬美妙的鸣唱运用到曲调的表演中,表现了鸟儿时唱时鸣的生动场面,赢得了满场观众持久的掌声,受到了江泽民总书记的赞扬和亲切接见。曾连看过刘赞成三场演出的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时乐蒙,紧紧握住小刘的手赞叹到:“你的‘口哨’,可以说是全国一绝,在世界舞台上也将是一个独创。”并在《音乐周报》上特意以《奇妙的口哨》为题撰文,给予了高度评价。
1995年,他转业到西宁铁路公安处,由军人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并在省内外的演出中多次获奖,2002年10月,在全国公安系统举办的文艺汇演中,口哨独奏《警容新貌》获全国优秀节目奖,艰难历程被辑入《青海文艺家辞典》。特别是2006年青藏铁路胜利通车以来,为确保这条世界瞩目的钢铁大动脉安全畅通,凭借一技之长,他成为青藏铁路公安局治安宣传小分队的活跃分子,深入铁路沿线,进村、进校、进百家,用口哨表演的形式进行爱路护路法制宣传,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收到了极大的效果。2006年10月,在一次执行任务中,因警组夜间巡逻达三十余公里,青藏高原夜晚分外寒冷,大家特别劳累疲乏,大伙的脚掌都被道碴磨出了血泡,路基且高,一但滑下十多米的路基有生命危险,为此他沿途学鸟叫,吹歌曲,用这种特殊的形式提高了大家的精神和勇气,确保了任务的圆满完成。
宝剑锋芒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风风雨雨二十余载,刘赞成用顽强的意志和不辍的努力终于将口哨搬上了“大雅之堂”,他的足迹踏遍了青藏高原的山山水水,演出达二千多场次,他的口哨在世界屋脊上缭绕不绝,深受各族人民的喜爱,被誉为“青藏高原口哨王”。现已是中国青海音乐家协会会员的刘赞成仍然是那么执著,那么勤奋。他的身影时常出现在青藏铁路千里铁道线上的每一个车站、工区;出现在铁路沿线的学校、村庄,那优美婉转的哨音时常回荡在铁路职工群众的耳畔。在新的天地中,他仍然一如继往,默默地奉献着自己对人民铁路事业的一份热诚和人民警察事业的赤胆忠心。

二○○七年四月十八日